usa-flag

时代周刊:谁是美国人?

2018-12-07 08:52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我爱美国,所以我不愿说出真相。

原文标题:Who Gets to Be American?

译文标题谁是美国人?

原刊媒体:时代周刊

作者Viet Thanh Nguyen

原文链接:http://time.com/5455490/american-like-me/

“要么爱它,要么离开。”你听到有人说过这句话吗?你自己说过吗?所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因为它总是在说美国。听过这句话的人都知道那是一把装好子弹的枪,指着他们。

至于那些说过这句话的人,你的含义是善良、同情、讽刺或者幽默吗?抑或你是在赤裸裸地威胁?

我提出这些问题纯粹是出于好奇,因为我自己从未说过这句话,用以指代某个国家或某个地方。我从未对儿子说过“要么爱它,要么离开”,我希望自己永远也不要说,因为这不是我自己和我的国家可以感受到的爱,无论是哪个国家。

当我写下这些文字时,我正在法国。那不是我的国家,但是它曾经在越南殖民统治三分之二个世纪,我就出生在那里。在我出生前17年,法国的统治就结束了。我的父母,以及他们的父母对法国的殖民统治一无所知。或许就是因为这段历史,一部分的我爱法国,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爱来源于被法国的精神殖民。

1980年代初,阮氏一家人在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他的父母在那里有一间“新西贡小市场”。

鉴于殖民的历史,我爱法国的方式与美国人爱法国的方式不同。他们的爱是对埃菲尔铁塔、左岸咖啡馆、对普罗旺斯一顿大餐的憧憬。那是一种浪漫的爱,有手风琴或者伊迪丝·琵雅芙的背景音乐伴奏,在我看来这些都是稍纵即逝的。我看到的都是殖民主义的残留物,这些东西在巴黎随处可见:非洲裔和阿拉伯裔人士。他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们的国家在法国殖民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让这些被法国社会边缘化的人群浪漫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人从来不把他们当作巴黎浪漫的一部分。

这种浪漫感颇具诱惑力,尤其是在我这个有越南血统的人身上。我认识的大部分越南裔法国人都对生活表示满意,尽管他们深知自身的殖民历史。为什么不呢?一个住在巴黎的摩洛哥朋友指着我的越南皮肤说:“你在这里就是白人。”但是我在美国不是白人,或者还不算是。我算是美国制造,越南出生。我的出身与三场战争密不可分:越南反抗法国的战争、越南内战、与美国的越南战争。

很多美国人认为这是一场高尚的战争,或许有一些瑕疵,那也是出于美国人的善意。这有一些道理,但从根本上讲,这场战争是法国殖民主义的延续,无论在根源上还是在表象上都是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的行为。因此,这场战争只不过是美帝国主义从它自己的殖民出生地,经历了一个世纪以来的扩张手段之一——从美国西部到墨西哥、夏威夷、关岛、波多黎各、菲律宾、日本、朝鲜、越南,现在甚至延伸到中东。

一场战争或许会是个错误,但一系列战争就是习惯了。印第安人就是美国人印象中最早的恐怖分子。白人定居者对他们实施的种族灭绝屠杀就是感恩节黑暗的一面,或许不会有太多人记得,但绝不会被忘记。即使在法国,你也可以看到半裸的美洲土著人戴着羽毛头饰。几个世纪之后,被深埋的种族灭绝记忆——或者说征服者的欢呼——被再次唤醒,当美国大兵管越南叫做“印第安国家”。现在,穆斯林是新的外国佬,恐怖分子是新的共产党,因为共产党已经不再具有威胁性,每个社会都需要新鲜的事物来重新定义他们的边境线,来发泄他们的怨气。

阮氏一家的新西贡小市场。

很多美国人不愿意听到这些话。一位美国退伍老兵在读完我的一篇有关越南难民心理伤痕的文章后,愤怒地给我写信,说美国人为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家庭和我本人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我应对对此表示感谢。我回信给他,说他是唯一一个被自己的愤怒所伤害的人。他给我回了一封措辞更加愤怒的信。另外一位美国老兵——退伍前是一名军官,现在是一位医生——读过我的小说《同情者》之后,给我写了一封措辞谨慎的信,但含义非常直白。他说,你似乎很爱共产主义,为什么你不回到越南去呢?顺便带上你的儿子。

我对此感到疲倦,没有给他回信。我应该回信的,我应该指出他一定没有读完我的小说,因为后四分之一部分指明了越南共产主义的失败。或许小说前四分之一部分已经让他不忍卒读,其中谴责了美国的越南战争。或许他连中间部分也没有读到,我在那里讽刺了政府的失败政策,我就出生在那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也就是南越。

我之所以发表这些批判意见,并不是因为我恨所有的国家,而是因为我爱它们。我对国家的热爱是一种复杂的情绪,因为所有国家的历史都很复杂。每个国家都相信自己是最好的,它们建立了壮丽的文化,包括法国。但是每个国家也都有血腥的征服和暴力行为,包括越南。如果我们爱我们的祖国,我们不仅仅要奉承它们,而且要说出他们真实的美丽和残暴之处,包括美国。

如果我要写一封回信,我会问这位医生,为什么要威胁我的儿子。他就在美国出生,他的公民身份是与生俱来的,与医生和退伍老兵的身份别无二致。可是我的儿子竟然被告知“要么爱它,要么离开”。这是美国的作风吗?是也不是。“要么爱它,要么离开”既是纯粹的美国作风,也是完全违背美国原则的说法,就像我一样。

与儿子不同,我必须要经历一个入籍的过程。在加入美国国籍的时候我爱美国吗?这很难讲,因为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过“我爱你”,包括我的父母,更不要提一个国家了。但是我依然愿意在青少年时期向美国表明一个公民的誓言。与此同时,我想要保留我的越南名字。我尝试过各种美国名字,但都感觉不自然。只有父母给我的名字最自然,或许是因为父亲总是告诉我“你是百分之百的越南人”。

通过保留我的越南名字,我可以被塑造成一个美国人,但永远不会忘记我出生在越南。似乎有些矛盾的是,我相信保留自己的名字是对美国的一种承诺。不是那种说“要么爱它,要么离开”的美国,而是我的美国,那种我可以勇敢使用自己名字的美国,不是那种强加给我一个名字的美国。

给儿子起名字让我苦恼了很久,因为我希望给他起一个能表达出美国复杂性的名字。我选择了埃里森,源自伟大的作家拉尔夫·沃尔多·埃里森(译者注:美国著名作家,黑人),他的名字来自伟大的思想家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译者注:美国著名思想家,白人)。因此我儿子的族谱就包括了黑人和白人、文学和思想、非裔美国人和欧裔美国人;既彰显了美国的伟大,又代表了它的恐怖;既有民主,也有奴役。一些美国人倾向于认为伟大已经消灭了恐怖,但是在我看来,伟大和恐怖是并存的,从美国建国之初,或许一直到永远。埃里森这个名字包包含了美国的美丽和残暴、绝望和希望。

阮和他的母亲在来到美国之前。

这是儿子身上一个沉重的负担,尽管这个负担并不比父母压在我身上的更加沉重。我的名字的意思是“越南人民”,他们接受的爱国主义教育告诉他们,这个国家在独立和自由之前经历了几个世纪的苦难。今天的越南尽管已经独立,但并不自由。我在越南不可能过上好日子,因为我不能成为一个作家,我说的那些话必然会导致自己身陷囹圄。

所以我选择了美国的自由,尽管在当时“要么爱它,要么离开”这句话并不仅是说说而已。这一届政府威胁那些已经加入美国国籍的人士,说要剥夺他们的国籍并驱逐出境。或许,有那么一天我这个出生在越南的人也会被遣送回越南的场景也并非异想天开。如果是这样,我不会带上儿子。越南不是他的祖国,美国是他的祖国,或许他到时会觉得“爱”也不像我说的那么复杂。

我希望,他还能体会到一个父亲不那么复杂的爱。我小时候从未说过“我爱你”这句话,因为我的父母从来不对我说“我爱你”。这并不代表他们不爱我。他们爱我胜过一切,他们在美国辛苦地工作,我几乎很少见到他们,即使见到,他们的疲惫也掩盖了愉快的表情。但是,不管多么辛苦,他们总是会给我准备晚饭,尽管食物大多是动物的内脏。我吃过肠子、舌头、肚、肝、胃和心脏,但永远不会被饿到。

这种用自我牺牲表达出来的内脏之爱的记忆,深入我的骨髓。一句语调平缓的话就能让我感受到深刻的爱,有一天,在洛杉矶我家旁边的一间药店,我就听到了这句话。那是一个亚洲人,相貌平平、衣着朴素。他用南越语在讲电话:“Con oi, Ba day. Con an com chua?”他这个人看起来有些暴躁,或许是工人阶层。但是当他用越南语和孩子讲话,他的声音非常温柔。他的话不能翻译,只能去感受。

他的话大概意思是“你好,孩子,我是爸爸。你吃米饭了吗?”用英语来说这句话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但是在越南,它代表了一切。“Con oi, Ba day. Con an com chua?”主人在家里招待客人时,首先会问对方是否吃过饭了。这就是不会说“我爱你”的父母在告诉孩子他们爱他们。我就是在这样的习俗、感情和亲密关系中长大,当我听到这个男人对他的孩子说这句话,我几乎要哭出来。我知道,我依然是越南人,因为我的历史就是我的血液,我的文化就是我的脐带。就算越南并不完美——它的确如此——我依然与越南和遍布世界的越南难民有不可割裂的关系。

但是在我小时候,有些越南裔美国人说我不是真正的越南人,因为我的越南语并不地道。这种态度就像另外一个版本的“要么爱它,要么离开”,但是成为一个越南人有很多方式,就好像成为一个法国人或者美国人,也有很多方式。对我来说,只要我认为自己是越南人,只要越南的事物能让我感动,我就是越南人。这就是我爱越南的方式,这就是我认为自己是越南人的方式。

我不管其它人的想法,认为自己是堂堂正正的越南人,同时我也认为自己是美国人。尽管有人说“要么爱它,要么离开”,尽管有人说成为美国人只有一种方式,我坚持相信,那种允许我作为越南人的美国才能得到人们的爱。这就是我每天都会问儿子吃饭了吗,每天都告诉他我爱他的原因。爱国家和爱家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我的家庭里没有“要么爱它,要么离开”这句话,我也希望一个国家永远不要对任何人说这句话。

大部分人美国人在听到越南话时都不会有我的感受,但是他们用其它方式感受国家的爱。或许当他们看到国旗、听到国歌时感受到深切、动情的爱。我承认这些东西让我无动于衷,因为它们体现出的分裂思想与团结思想一样强烈。有太多的人——从政府高官到平民百姓——用这些东西告诉美国人“要么爱它,要么离开”。

对国旗和国歌无动于衷,并没有让我比那些喜欢这些外在表象的人更不像一个美国人。难道喜欢表象后隐藏的实质,不比喜欢表象本身来得更重要吗?那些原则:民主、平等、公正、希望、和平和自由——尤其随心所欲地书写和思考的自由,即使我的自由和这些美好的原则被血腥的屠杀、奴役、征服、殖民和帝国主义战争所抵消。所有这一些造就了美国,美丽而又残暴的美国。

孩提时代的阮在邦美蜀。约1974年。

在70年代和80年代生活在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的年轻时期,我并不理解美国这种矛盾复合体。当时我只希望用简单的方式变成美国人,或许部分原因是反抗父亲说我是百分之百越南人的态度。我的父亲之所以对他的祖国怀有深切的感情,是因为当我们在1975年逃离时,他失去了这个国家。如果说我的父母对越南身份和文化如此恋恋不舍,那只是因为他们想要回到这个国家,很多美国人都能理解这种感情。

之后美国在1994年恢复了与越南的关系,我的父母终于有机会回到祖国。他们回去了两次,都没有带上我,去探访那个在战后的贫穷和绝望中恢复的国家。他们在祖国看到的一切对父亲有很大影响。回来之后,我的父母再也没有回到越南。在第二年的感恩节晚餐上,父亲说:“我们现在是美国人了。”

我的父亲终于接受了美国身份,我应该对此兴高采烈。某种程度上我的确很高兴,当我们面前是异国味道的火鸡、土豆泥和蔓越莓酱——都是哥哥从超市买来的,因为家里没有人知道怎么烹饪这些一年只吃一次的东西。但是如果说我还有一些不自在的话,那或许是因为我一直在想:“哪一个美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fm.m4.cn/2018-12/1348510.shtml

文章来源:时代周刊 | 责任编辑:满仓

顶踩排行榜 打印本文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注册
array(24) { [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崔哥:敢占街?看美国警察是怎么对待的!"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9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0903486.jpg" ["description"]=> string(303) "香港占街,股市暴跌,市场瘫痪,亲痛仇快。一旦蔓延,南北反目,港民得到的不是民主,而是伊拉克的今天。中华民族一败涂地之日,哈哈大笑的恐怕不是中国人。你们懂我的意思。所以,同胞请勿上当,自家之事,好好商量。" ["time"]=> int(1560770936) } [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009)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6) "CCTV6昨天临时改播《黄河绝恋》什么意思?"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5009.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0/1561036467712.jpg" ["description"]=> string(224) "19日上午7时,@CCTV6电影频道 准时发布当天节目预告,并重点推荐了10时21分放映的《黄河绝恋》。但此前节目单显示,电影频道原计划在该时段播放影片《我为相亲狂》。" ["time"]=> int(1561036500) } [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9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罗思义:见习近平之前 什么让特朗普压力山大"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99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0/1561030341744.jpg" ["description"]=> string(291)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会在G20大阪峰会期间会晤的消息公布后,美股大幅上涨。正如英国《金融时报》一针见血地指出:“特朗普计划同习近平会晤就美中经贸合作进行沟通,推动美国股市大幅上扬。”" ["time"]=> int(1561030349) } [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7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1) "郑永年:中国应对贸易战的关键是理性"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97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0/1560996489987.jpg" ["description"]=> string(291) "今天中美两国尽管进行着“贸易战”,但“贸易战”仅仅是一个名义而已,实际层面两国之间所进行的早已经大大超越了贸易范畴,包括商贸、投资、知识产权、技术等方面,可说是已经拉开了要进行全面经济战的架势。" ["time"]=> int(1560996495) } [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1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侠客岛:习近平此时出访朝鲜,有何深意?"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91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8/1560828392881.jpg" ["description"]=> string(316) "习近平总书记将于6月20日至21日对朝鲜进行国事访问。这是我们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时隔14年再次访问朝鲜,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首次访问朝鲜。在这样特殊的时间节点上,习总书记访朝有何深意?朝鲜如今经济改革情况如何?" ["time"]=> int(1560828400) } [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5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1) "彼得•布罗德:欧洲低估了中国的力量"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95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9/1560917414685.jpg" ["description"]=> string(176) "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畅销书作家弗兰克·泽林谈中美贸易争端、中国将崛起为未来世界第一强国,以及为什么欧洲不应低估中国。" ["time"]=> int(1560917460) } [6]=>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54)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罗奇:美国政府对关税作用存在根本误解"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954.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9/1560917233428.jpg" ["description"]=> string(242) "针对美方以加征关税等手段相威胁,频频挑起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经贸摩擦,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史蒂芬·罗奇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作出了深入分析。" ["time"]=> int(1560917251) } [7]=>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3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9) "麦克法兰:鼓吹"中美文明冲突"既愚蠢又危险"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93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8/1560856169888.jpg" ["description"]=> string(334) "文明,这是最近颇受关注的一个词和话题。前不久,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将美中关系视作“文明较量”,该言论一出便受到各界批评。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5月中下旬,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举行,凸显中国对推动文明交流互鉴的重视。" ["time"]=> int(1560855240) } [8]=>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英专家:特朗普"美国第一"最终会让"美国垫底""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9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2297256.jpg" ["description"]=> string(318) "美国最近将中国华为公司列入黑名单的行政令体现了典型的特朗普风格:强硬、盛气凌人而且充满了民族主义情绪。然而经过仔细思考你也许会得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国第一”政策最终可能会造成“美国垫底”。" ["time"]=> int(1560772311) } [9]=>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74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储贺军:美国内反华同盟的坚冰开始出现裂痕"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74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3/1560395994498.jpg" ["description"]=> string(315) "虽然国内公知们还在坚称美国体制的优越性,但是身为总统的特朗普已经开始在拼上老命,努力挣脱美国体制对于他的束缚了。他不断地宣布子虚乌有的“紧急状态”,无非就是要突破美国体制对于总统的限制,以期实现美国的再次伟大。" ["time"]=> int(1560396032) } [1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钟南山:公立医院姓"公"是医疗改革的关键 "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9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1114131.jpg" ["description"]=> string(228) "医院与学校一样,都是绝大多数普通百姓所必需的最为重要的公益事业。既然是公益事业,就应该主要由国家和政府来办,决不能把其主体交由社会特别是国内外资本来办。" ["time"]=> int(1560771117) } [1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占豪:华为手里两张王牌 才是美国真正忌惮的"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9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0382856.jpg" ["description"]=> string(162) "华为向美国企业收专利费和量子计算机获得突破,对美国博弈来说也是两张王牌。我们且看华为怎么来对美形成博弈优势!" ["time"]=> int(1560770528) } [1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3)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4) "兰斌强:郭台铭挺台独”反大陆",让人无可忍受"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93.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9709471.jpg" ["description"]=> string(253) "一个口口声声“捍卫中华民国主权”的人,一个争取国民党提名2020大选的参选人,郭台铭却表态愿意配合“台独”势力举办的活动,不仅让台湾蓝营大跌眼镜,也引发了台湾社会的广泛争议。" ["time"]=> int(1560769713) } [1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61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39) "张文木:战略是刀尖上的哲学"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61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0/1560133322118.jpg" ["description"]=> string(0) "" ["time"]=> int(1560133332) } [1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4)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黄树东:应对贸易战,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94.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9939424.jpg" ["description"]=> string(252) "美国挑起贸易争端,真实目的是什么?中国需要如何对应?《制度与繁荣》作者黄树东指出:美国提出的“贸易逆差”问题是一个虚假议题,我们需读准其背后真实意图,并制定全方位对策。" ["time"]=> int(1560769959) } [1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1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郑渝川:美国独立战争不是一国革命产物"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2) "http://history.m4.cn/2019-06/135481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97687786.jpg" ["description"]=> string(438) "《万国一邦:美国在世界历史上的地位》这本书就挑战了两个世纪以来,美国史学界的固有做法,将美国史纳入全球背景,清晰而深刻的指出,许多曾经被描绘为美国政治精英、军事精英、商业精英独创的制度化创新,以及其他一些对于美国历史进程形成了长期影响的重要选择,其实都是全球框架下各种政治主体相互作用的结果。" ["time"]=> int(1560597740) } [16]=>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戴旭:美国开始第六次战略转移 中国千万小心"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9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9087267.jpg" ["description"]=> string(276) "美国百年来六次捕猎式全球战略转移,每一次战略转移必以肢解对手为目的,而且都成功了。美国建国之初,由于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偏居一隅的弱小国家,华盛顿在告别演说中留下了著名的“孤立主义”战略。" ["time"]=> int(1560769114) } [17]=>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8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李克勤:毛主席告诫,不要宋襄公的仁义道德"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8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6436621.jpg" ["description"]=> string(267) "仁义道德,在中国的含义,真的不能随便解读。因为存在大量伪善的仁义道德,假仁义道德,鲁迅称之为“吃人”。还有一种毛主席在《论持久战》里告诫的,我们不要的宋襄公“蠢猪式的仁义道德”。" ["time"]=> int(1560766440) } [18]=>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0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胡锡进尖锐解读:中国是个高调的国家吗?"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0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71138609.jpg" ["description"]=> string(255) "中国被美国战略上盯上了,各种打压接踵而至。中国人的反思意识强,遇事先琢磨是否自己不对,于是就有些人想:如果我们更低调些,再多藏着掖着一些,是否就能够避免招来美国的遏制呢?" ["time"]=> int(1560571147) } [19]=>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51)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1) "周小川:应对贸易摩擦的两个治本办法"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51.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6/1560685915499.jpg" ["description"]=> string(326) "6月14日,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和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共同获得者、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Paul ROMER接受主持人提问,回答了中美贸易摩擦、人民币国际化、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等诸多重要问题。" ["time"]=> int(1560685936) } [2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2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陆克文:特朗普为中国送上一手贸易战好牌"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2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6/1560644092854.jpg" ["description"]=> string(219)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美国《纽约时报》发表题为“特朗普为中国送上一手贸易战好牌”的署名文章。文章认为,特朗普给了中国一张非常有效的“民族主义牌”。" ["time"]=> int(1560644131) } [2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1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王思林:80年前,面对包围封锁 我们这样应对"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81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98137127.jpg" ["description"]=> string(234) "自力更生的“力”在哪里呢?答案是肯定的,这个“力”蕴藏在亿万民众之中。经过广泛动员,广大党政机关、军民、领导干部都投入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生产大运动中去。" ["time"]=> int(1560598150) } [2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78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3) "人民快评:谁给瑞银首席经济学家的勇气辱华?"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9-06/135478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61660205.jpg" ["description"]=> string(324) "瑞银首席经济学家保罗·多诺万(Paul Donovan)发布在瑞银官网上的一份名为《通货膨胀非常正常》报告中出现了辱华言论,引起中国金融圈及网友的强烈不满。尽管该报告已撤下,瑞银和保罗·多诺万也都表示了歉意,但所引发的轩然大波并未平息。" ["time"]=> int(1560561663) } [2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79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苑基荣:走进“共产党人治理”的印度大邦"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39) "http://news.m4.cn/2019-06/135479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62058123.jpg" ["description"]=> string(277) "喀拉拉邦位于印度西南部,西濒阿拉伯海,面积3.8万平方公里,是印度第十二大邦。喀拉拉邦人口约3300万,其中58%为印度教徒,21%为穆斯林,21%为基督教徒。该邦官方语言为马拉雅拉姆语,首府为特里凡得琅。" ["time"]=> int(1560562206) } }

崔哥:敢占街?看美国警察是怎么对待的!

1吕景胜:香港暴乱两个月了,中国公知为什么
2多名乱港暴徒身份被曝光,吓到关掉所有社交
3真相来了!香港爆眼女事件四大谜团逐个解开
4德国三大城市合唱中国国歌 找事蒙面人被警
5为香港怼希拉里的前选美冠军火了 推特写这
6美国专家:处置暴力示威 美警方不手软
7铛!铛!铛!"特朗普衰退"的警钟再次响起
8香港各界人士在金钟添马公园举行“反暴力、
9辽宁王忠新:"香港平暴"必须对美国丢掉幻想
10王绍光:重新找回阶级分析
11张文木:中国国家安全哲学
12击米格21的巴基斯坦两飞行员被授最高勋章
13数百名留学生伦敦街头唱国歌 “废青”叫嚣
14加拿大爱国留学生及华人华侨:香港永远是中
15运20运输机总装车间罕曝光 制造无需图纸
16捷克情侣在巴厘岛寺庙拍摄不雅视频 引当地
17"坦克两项"俄成功冲击六连冠 破速度纪录
18美军直升机捞起鱼雷直接扔航母甲板上
19俄赫梅米姆空军基地摧毁6架攻击无人机
20两岸同台参赛 有人持"青天白日旗"被赶出场
1今天,深圳,公安武警联合大练兵!
2港媒晒"港独"头目开学记 清一色念的美英名
3解放军若进香港是对"一国两制"很大的破坏?
4香港一些反对派开溜了!不少核心人物找理由
5真香!华为手机在台湾卖断货
6吕景胜:香港暴乱两个月了,中国公知为什么
7多名乱港暴徒身份被曝光,吓到关掉所有社交
8真相来了!香港爆眼女事件四大谜团逐个解开
9扯下国旗抛入海中的5名香港暴徒落网 身份曝
10反对派在美抹黑香港警察 主持人这个提问让
11张文木:伊拉克战争与中国崛起的战略机遇
12美推进80亿对台军售 北京强烈回应:后果自
13美股昨晚暴跌,因为出了这么一个吓人的事!
14这一数据公布后 特朗普关于中国的谎言不攻
15朝鲜再度发声 斥责西方势力为香港暴力分子
16"No zuo no die"两高管辞职!细数国泰航空"
17澳大利亚华人发起"爱国护港"游行 悉尼被五
18德国三大城市合唱中国国歌 找事蒙面人被警
19国际军事比赛坦克两项赛现场图曝光
20任正非"猛夸"特朗普:没他 世界就不知华为
1香港“反华暴乱”的起因,经过、影响,以及
2清江游:香港出现暴乱的根源在哪?
3金灿荣:贸易战后如果美国打台湾牌,中美关
4英国小伙拍的中国照片走红:看了还不想去你
5美国兰德公司报告:中国才是堂堂正正的对手
6香港44名涉暴动疑犯身份大曝光:机师、教师
7醉酒女游客脱光衣服 从45米高桥上跳水竟毫
8香港反对派上BBC"要普选" 被主持人怼得哑口
9特朗普声称将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
101959:毛泽东的西藏平叛讲话,振聋发聩!
11女子脚伸出站台阻止高铁发车 被行政拘留9日
1245名中国小朋友在日本机场的一个动作,引起
13钱昌明:是谁在否定抗美援朝战争?
14不止稀土!中国还掌握这一重要领域,美国难
15中国自主研发的首台8.8米超大采高智能化采
16侠客岛:在香港,这些媒体如此煽动暴力
17日本科学家在搞"人兽杂交"?这次,先别急着
18去伪求真:浅析香港暴力事件的深层原因
19两大盟友反目纷纷转向中国 美国却突然出手
20罗援:如果不接受"两制",那就实行"一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