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a-flag

时代周刊:我们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2018-07-02 08:49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特朗普在边境实施的政策反应出总统对于未来的理想并不满意。

原文标题:A Reckoning After Trump’s Border Separation Policy: What Kind of Country Are We?

译文标题:特朗普边境隔离政策后的思考:我们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原刊媒体:时代周刊

作者:Karl Vick

原文链接:http://time.com/magazine/

 

总统肩负很多职责,其中一项是让我们知道,我们究竟是什么人。

在美国240年的历史中,那些最受我们尊敬的首席执政官不负期望地奉行了高尚、人道的价值观,通过指明我们从内心深处渴求的理想——民主、人道、平等——把一个多元化的国家团结在一起。托马斯·杰斐逊蚀刻在人权宣言上的启蒙理想,是从乔治·华盛顿到巴拉克·奥巴马的历任总统言行的最基本准则。

唐纳德·特朗普并不是这样一位总统。在他就职后的18个月里,特朗普提到“民主”不到100次,提到“平等”只有12次,提到“人权”只有10次。统计数字来自factba.se中总结的特朗普总计500万字的公开发言。这与他的前任形成鲜明对比:根据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美国总统项目组,罗纳德·里根在第一任期的同一时间里,提到“平等”的次数是特朗普的三倍,其中还包括48次提到“人权”。

特朗普奉行的是另一套价值观。他经常提到爱国主义,尽管只是在狭隘的军事层面上,或者是他对橄榄球运动员所进行的忠诚度测试。他还推崇宗教自由和经济发展,但是据宾夕法尼亚大学通讯教授、《定义美国人:总统制与国民身份》一书的作者玛丽·E·斯塔奇所说,美国的第45任总统“并没有做任何演说家所谓的‘超然举措’”。在过去的每一个月里,总统都在不断一步试探他的“美国第一”思想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偏离人道主义的立国之本。在过去两个月里,在南部边境,我们看到了测试的结果。

6月12日,德克萨斯州麦卡伦,中美洲移民被监禁,疑似与家人隔离。

4月6日,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宣布对从墨西哥非法进入美国的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之后的几个星期,2000名儿童被带离他们的父母单独关押,有的地方大门甚至用铁链锁住,由联邦政府负责看管。在德克萨斯州,专门建立了三个“幼儿中心”收容儿童和婴儿。此起彼伏的“妈妈”、“爸爸”呼声在海关和边防局监禁中心的监视器中清晰可闻。一位活动人士听说,一个孩子在被带离他的母亲时哭得太厉害,甚至呕吐起来。在一个被特朗普参选活动负责人柯里·莱万多夫斯基所嘲笑的事件中,被带离父母的10岁儿童患有唐氏综合症。

美国南部边境的现实与美国对于其自身的形象认知完全背离,以至于特朗普都不屑于去尝试调和。总统第一次提到孩子被迫与父母分开的事情是5月26日的一条推特,他说这很“可怕”,尽管这是他自己签署的命令。三个星期之后,他的动机变得明显了:利用他亲笔签署的命令让公众把注意力集中在南部边境,特朗普试图发起一次投票,来实现他很久以前就提出的边境墙计划。投票必须要在中期选举之前进行,否则共和党有可能失去国会中的多数优势。

吸引公众注意力的策略显然凑效了。特朗普在6月12日与朝鲜独裁者峰会结束之后一周,家庭分离已经成为了全国性的话题,自从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被开除之后,从未出现过具有如此影响力的话题。大量的讨论持续不断地冲刷着各个政治层级,从微软全国广播公司到《华尔街日报》的社论,到福兰克林·格雷厄姆,并且进入了白宫官邸,第一夫人的一位发言人说,她呼吁“一个用心治理的国家”。

这让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我们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自从2016年11月以来,全世界都在紧张地问这个问题。尽管特朗普最终妥协,不再强迫分离儿童,但他的新命令不但会导致一家人一起被监禁,而且可能是无限期的。对很多美国人来说,强迫分离移民的家庭会让他们关注导致这项残暴政策滋生的空白地带——特朗普的语言所造成的黑暗空间。


6月18日,移民儿童被关押在德克萨斯州托尼罗。

在特朗普政府成立的初期,国务院试图删除美国在海外所彰显的两个重要的品格——正义和民主。当然他们最终并没有成功,但是相关的行动让人们看到它从重新定义世界的理想主义阵地上撤退下来。特朗普打着“美国第一”的旗号——这个口号最早出现是为了让美国摆脱二战——愤怒地让美国与自己在过去几十年中精心打造的国际秩序一刀两断。在二战以来的动荡时期里,美国不但是全球唯一未受影响的经济发展引擎,而且还占据着道德制高点。虽然自身有诸多不完美之处(死刑在1945年仍极为普遍,女性在25年前才被允许投票),但美国足以与德意志第三帝国和日本帝国比肩而立,而且它决定要超过他们。战后的世界被西方和共产主义所割裂,美国扮演起引路明灯的角色。多位总统不厌其烦地强调民主、人道主义和普世权利。

“去美国吧,那是个好地方。”伊凡斯·卡林斯的父母在难民营里听到别人这么说。二战之后,他们在逃离拉脱维亚前往苏联时,已经在这里居住了五年。卡林斯的父亲作为一名市政官员,遭到共产主义者的打击。年轻的一家人最后来到威斯康星州西南部一个叫做波顿的村庄,他们得到了圣保罗路德家族的资助,我父亲后来在那里布道。卡林斯的父亲刚开始的时候给别人打下手帮忙,为当地农民做一些今天墨西哥人在做的杂事,收入只有当地人的一半。他的儿子伊凡斯·卡林斯后来成长为一名律师,并成为特朗普的狂热支持者。

“我对于移民的态度基本上是,请耐心等待。”卡林斯说,“我们等待了5年,对于非法移民,我没有时间应付他们的问题,也没有计划利用他们。我们不能责怪他们追求更好生活的志向。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我们不能接纳全世界的人口,就是因为所有人都想要更好的生活。他们要想办法把自己所在的国家变得更好。”

卡林斯从难民到特朗普忠实拥趸的演化之路就像移民问题一样复杂。他的祖母因持续不断的炮击患上了神经衰弱,他最终来到了英国,因为有人告诉她美国不接受身体或心理有疾病的难民。(“这也是家庭分离,”他说,“我也经历过,这不奇怪。”)后来,共和党人里根大赦非法移民。再后来,民主党人奥巴马大规模驱逐移民、拘留家庭,其规模超过了所有前任总统,这项政策遭到了自由派评论人士的憎恶。

6月11日,中美洲移民离开移民局羁押所,等待进一步的听证。

但是奥巴马也会用华丽的辞藻讲述美国高尚的价值观,以回应里根的思想遗产。“在这一点上没有人能比得上罗纳德·里根,”斯塔奇说,“里根讲述国民身份的方式能让自由派人士也不由自主地点头,说是对,我也是其中一份子。”斯塔奇说,特朗普不用美国人高尚的价值观来团结民众。“特朗普对这些事不感兴趣,他基本上全部从自己的立场出发。”

这与主基调比较相符。卡林斯认为自己属于这样一种人,他们欣赏特朗普不唱政治高调的行为。他说:“所有这些都是辞藻华丽的演讲。即使竭力想跟民众做朋友的布什,也都是先说半个小时空洞的废话。这本来是我们这些移民逃离的事情,这让我们害怕,但我个人觉得他必然有一些本领让自己走上这个位置,因为我们几乎是在走罗马帝国的倾覆之路。”

特朗普路线中缺少的是对更高目标的展望。他对于那些往届美国总统不惜动用武力所对付的独裁领导人不惜溢美之词,而且对此毫无愧疚之意——埃及的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我第一次见到他就感到很亲密”)、菲律宾的罗德里戈·杜特尔特(“伟大的个人关系”)和俄罗斯的“强大领导人”弗拉基米尔·普京。当中国的习宣布他将终身担任主席职务,让14亿人口陷入政府更严格的控制中时,特朗普对他表示祝贺。

美国人对独裁统治者的忍让态度已经影响到国家首府。2017年5月16日,土耳其的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指示手下保镖殴打华盛顿街头的抗议者,事情不了了之。针对保镖的联邦指控在3月份被撤回,因为埃尔多安在第二天要与特朗普的国务卿会面。

我们向全世界传达的信息也是我们对自己的承诺。6月,特朗普在全球主要民主国家参与的G7峰会上大发脾气,他拒绝在一份阐述“自由,民主,法治和尊重人权的共同价值观,承诺推动基于必要规则的国际秩序”的联合声明上签字。他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提高关税,让法国退出欧盟,还敦促德国人支持右翼反移民党派以罢黜首相安吉拉·默克尔。法国和加拿大领导人引用“价值观”来回复特朗普,但是他执意前往新加坡,并称赞不遗余力建造古拉格式监狱的朝鲜独裁者金正恩:“一个有趣的家伙……很聪明……整个国家都爱他,你可以看到民众的热情。”

美国这位亿万富翁总统究竟会拥抱国父的那一个价值观呢?似乎是某种具有洞察力的竞争。特朗普声称他会用做生意的方式来管理国家,也就是严格比较进项和出项:如果你手里的东西比对方多,你就是赢家,对方就是输家。但即使在最无情的会计行业中,“良好的意愿”也在账簿中有容身之所(在左边,属于资产),可是美国把它变成了损失。美国的经济足够强大,边境上的人群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早期美国特色的法国观察者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就曾经提出,以牺牲高尚价值观为代价过分关注商业、法律和秩序是危险的。国家过分关注物质收益,并强制执行为了获取物质利益所必须的秩序必然会造成巨大的风险。他写到:“一个除了维持秩序之外对政府一无所求的国家其本质就是奴隶。”

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的“零容忍”政策对于我们的未来的意义,与其所造成的家庭分离悲剧同样重大。特朗普或许已经不再残忍地强迫家人分离,但问题并没有解决。一边面对的是美国边境安全和国土神圣不可侵犯,另一边面对的是父母对孩子的爱,我们该何去何从?

“没有边境,国家就无从谈起。”这是总统在6月19日说的话。所有人都认同,但问题是,什么样的国家?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fm.m4.cn/2018-07/1343666.shtml

文章来源:时代周刊 | 责任编辑:满仓

顶踩排行榜 打印本文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注册
array(26) { [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59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36) "宜兴紫:特朗普何许商人也"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59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9/1530277968549.jpg" ["description"]=> string(261) "特朗普横空出世,大肆玩弄票房、民意,使全世界进入规则休克状态,再下一步肯定就是国际规则的重建过程。中国需要把美国视为自身发展的客观环境的诸多因素之一,而非一个必须效仿的模板。" ["time"]=> int(1530277971) } [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65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郑永年:亚洲国家为何在中美间两条腿走路?"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7/134365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701/1530442656999.jpg" ["description"]=> string(252) "近代以来,相比先步入工业化阶段的西方国家,大多数亚洲国家显得贫弱,纷纷沦落为欧美国家的殖民地,包括印度大陆和大多数东南亚国家,中国则沦为了毛泽东称为的“半殖民地”国家。" ["time"]=> int(1530442696) } [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65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王安中:辩证思维与毛泽东的核战略思想"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7/134365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701/1530439222730.jpg" ["description"]=> string(390) "毛泽东的核战略思想是其军事思想极具特色的组成部分。对此,学术界已从认识论、发展特点、演变发展历程等不同角度进行解读,但始终没能有力回应核武器造得越多越不会用、原子弹既是“纸老虎”又是“真老虎”,以及战略上极端藐视原子弹但又极其重视原子弹的研制等看似矛盾的表述。" ["time"]=> int(1530439239) } [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62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张文木:靠农业丰收还不够 还要有重工业(上)"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62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30/1530358237827.jpg" ["description"]=> string(376) "张文木教授的新著《战略学札记》由海洋出版社出版后,受到学界和社会广泛关注。该书从1996年始记录至今,汇集了作者在战略研究领域的认识成果和学习体会,包括心得、史鉴、治学、笔记、人物、人生、文艺、字词等诸多方面。现经作者授权,分篇选发有关内容,以飨广大读者。" ["time"]=> int(1530358280) } [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621)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张文木:靠农业丰收还不够 还要有重工业(下)"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621.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30/1530357655483.jpg" ["description"]=> string(376) "张文木教授的新著《战略学札记》由海洋出版社出版后,受到学界和社会广泛关注。该书从1996年始记录至今,汇集了作者在战略研究领域的认识成果和学习体会,包括心得、史鉴、治学、笔记、人物、人生、文艺、字词等诸多方面。现经作者授权,分篇选发有关内容,以飨广大读者。" ["time"]=> int(1530357714) } [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62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铁流:芯片国产化替代必提升到国家安全层次"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62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30/1530357235168.jpg" ["description"]=> string(204) "国内相关单位曾通过对某些国外CPU的严格测试,证实存在功能不明确的“多余”模块,还发现存在未公开指令,包括加解密、浮点操作在内共计二十余条。" ["time"]=> int(1530357242) } [6]=>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619)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48) "黄树东:美国政府和市场关系的真相"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619.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30/1530356166366.jpg" ["description"]=> string(414) "把美国的成功归结为政府无所作为,甚至有的学者用《国富论》来解释美国的经济成功,是对美国经济发展历史一无所知的表现。美国搞的是市场经济,但是美国的成功首先不是市场经济的成功,美国的经济奇迹首先不是市场奇迹,恰恰相反,美国的成功是对《国富论》说“不”的成功,是“美国学派”的成功。" ["time"]=> int(1530356193) } [7]=>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57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1) "郑永年:美国拿什么对中国发动冷战?"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57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9/1530260001435.jpg" ["description"]=> string(366) "为什么美国和西方对中国如此恐惧呢?简单地说,美国这几年来逐渐形成了对中国的三个冷战判断,即政治上的权威主义、经济上的国家资本主义、国际关系上的新扩张主义。尽管对中国来说,这几个判断是完全错误和带偏见的,但这些判断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影响则是确定的。" ["time"]=> int(1530260005) } [8]=>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574)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李杰:英国实力萎缩成这样 为何还造双航母?"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38) "http://mil.m4.cn/2018-06/1343574.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9/1530247418659.jpg" ["description"]=> string(330) "在“裸奔”长达半年之久后,英国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终于要迎来它的首批4架F-35B战机。同期传来消息:该级二号舰“威尔士亲王”号已进行最后舾装,很快将出海试航。一旦该舰服役,意味着英国皇家海军梦寐以求的双航母编队开始走向现实。" ["time"]=> int(1530247480) } [9]=>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55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环评:美国让世界不买伊朗石油 中国怎么办?"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55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9/1530229876497.jpg" ["description"]=> string(258) "美国媒体纷纷援引国务院一匿名高级官员的话报道说,特朗普政府将要求所有国家在今年11月4日之前将从伊朗购买的石油降为零。该官员表示,美国政府不太可能对任何购买石油的公司提供豁免。" ["time"]=> int(1530229892) } [1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49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3) "岛津洋一:美针对中国学者的技术战早就开始了"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49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7/1530091870788.jpg" ["description"]=> string(279) "美国联邦调查局一直在大肆利用对六位天津研究人员及其他中国学者的指控来转移公众注意力,使国人无视发生在美国本土对国家安全更为隐秘的巨大威胁——即奥巴马执政期间涉及官员的披萨门儿童贩卖丑闻。" ["time"]=> int(1530091889) } [1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46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赵可金:“穷人”已难以再影响美国政治"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46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6/1530018112521.jpg" ["description"]=> string(317) "日前,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又批评了联合国,因为联合国发布的一份报告是关于美国极端贫困和人权问题。其中有这样的数据:“美国有4000万人生活贫困,其中1850万人极度贫困,而另有500多万人生活在绝对贫困的第三世界水平当中。”" ["time"]=> int(1530018193) } [1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29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42) "宜兴紫:特朗普的两大后顾之忧"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29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1/1529567976344.jpg" ["description"]=> string(213) "特朗普现在的招式,让人想起潘普洛纳小镇蜿蜒曲折的石板路上的奔牛。疯子一样地在小巷里狂跑,把周边的看客们感染得随之起舞,一个个也像是吃了摇头丸。" ["time"]=> int(1529567987) } [1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49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45) "梅新育:世贸组织要熬过艰难时光"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49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0) "" ["description"]=> string(177) "当前世贸组织正处于艰难时世,也许是其前身关贸总协定诞生以来最艰难的时光;即使说世贸组织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瘫痪,也不为过。" ["time"]=> int(1530091080) } [1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469)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李光满:特朗普发动贸易战两大目的是什么?"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469.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6/1530019680321.jpg" ["description"]=> string(376) "就在全球关注特朗普与中国、欧盟、加拿大、日本、印度、墨西哥等各大经济体打贸易战的时候,全球金融市场出现异动,特别是中国A投再现千股跌停、亚洲新兴市场资金严重外逃、各国纷纷抛售美债等情况与贸易战到底有没有关联性?到底有没有发生更严重的金融危机的趋势走向?" ["time"]=> int(1530019729) } [1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431)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金灿荣:莫夸大中国外部战略环境的困难"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431.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5/1529930515627.jpg" ["description"]=> string(189) "中国是一个超大型国家,只要我们家里不出事,保持战略定力,外部挑战就都是可控的,我们不要人为夸大战略环境上的困难,自己吓唬自己。" ["time"]=> int(1529930519) } [16]=>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43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48) "梁海明:地缘经济思维冲击全球贸易"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43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0) "" ["description"]=> string(210) "美国总统特朗普此番置全球自由贸易体制于不顾,违背市场规则,挥动贸易大棒“单挑”全球,将贸易战火延烧至全世界,与他的地缘经济新思维有很大关系。" ["time"]=> int(1529930086) } [17]=>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429)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3) "刘志勤:中国需要“励精图治”的“战略耐心”"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429.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5/1529929827416.jpg" ["description"]=> string(237) "目前的国际风云变幻,超出许多人的预期。各种各样的明争暗斗此起彼伏。在这种错综复杂的“暮色苍茫”的环境中,如何做到“乱云飞渡仍从容”,对中国来讲具有特别的意义。" ["time"]=> int(1529929853) } [18]=>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40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阎学通:特朗普的压力 或给中国提供战略机遇"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40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5/1529888463266.jpg" ["description"]=> string(246) "知名国际关系学者、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长期专注世界权力转移和中国外交战略研究。提出了“崛起国的成功在于其政治领导力强于现行主导国”的“政治决定论”观点。" ["time"]=> int(1529888555) } [19]=>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39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郑永年:生存vs征服 中西方两种哲学及其结果"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39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4/1529843920637.jpg" ["description"]=> string(141) "中国的思想主体往往是求生存,可说是“生存哲学”;西方哲学的主体则是征服,可以说是“征服哲学”。" ["time"]=> int(1529844539) } [2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36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8) "专家深度解读:美国四处点火 到底图什么?"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36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3/1529757121308.jpg" ["description"]=> string(199) "贸易乱战怎么破? 6月21日《央视财经评论》请来了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和央视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做客演播室,对此进行了深度解读。" ["time"]=> int(1529757275) } [2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35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45) "张文木:中国崛起最需要的是龙派"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35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3/1529741577361.jpg" ["description"]=> string(0) "" ["time"]=> int(1529742167) } [2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351)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李毅:蔡英文2020年连任后大陆怎样统一台湾?"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351.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3/1529740869309.jpg" ["description"]=> string(399) "蔡英文如期顺利连任后,大陆怎样统一台湾?目前大陆学术界有武统台湾、北平方式、大力扶植岛内统一势力、定点清除台独领袖、公布台独战犯名单等若干观点。大陆可以运用战略思维、辩证思维、历史思维、创新思维、底线思维,特别是运用底线思维,未雨绸缪,集思广益,运筹帷幄,统一台湾。" ["time"]=> int(1529741410) } [2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34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4) "邱道隆:竞合到竞争 中美准“冷战”的可能前景"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34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3/1529722291570.jpg" ["description"]=> string(282) "近年来,西方世界正在兴起一种新的“中国威胁论”。与过去的中国威胁论集中在经济发展、资源消耗、军事力量等议题有所不同,新的中国威胁论将中国近年来采取的积极主动的外交攻势看成一种全方位的威胁。" ["time"]=> int(1529722293) } [2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30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5) "侠客岛:美国刚“退群” 俄罗斯就申请“入群” "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30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21/1529585435819.jpg" ["description"]=> string(189) "自退出巴黎协定、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核协议后,当地时间6月19日,美国再度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RC)。" ["time"]=> int(1529585473) } [2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4316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2) "周知:中国打的是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m4.cn/opinion/2018-06/134316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8/0618/1529286717709.jpg" ["description"]=> string(228) "中国打的是一场对美贸易自卫反击战。打这一战,我们在以不变应善变。这个“不变”首先指的是中国保持战略定力,坚决维护国家利益的底线,坚决维护多边规则的稳定。" ["time"]=> int(1529286726) } }

宜兴紫:特朗普何许商人也

1贸易战还有的打?特朗普:“是对中国采取强
2对朝韩宣言持“强烈保留态度”?美国到底在
3对华加征关税影响小? 美学者撰文跟商务部
4美国男子火车刮胡子被骂 网友知道真相后排
5中国造出碳纤维地铁列车:减肥13%,30年内
6蔡英文贴身保镖被爆偷情丑闻 同大12岁女军
7【漫画】2018海峡两岸暗战
8特朗普发表演讲:美国是发展中国家 只是比
9美国“制裁”中国军方人士 中国愤慨,俄罗
10支持率历史最低 过半美国人认为特朗普政府
11张文木:滇缅地缘形势与中国古代西南治边
12列为首要合作对象!贸易战背景下,欧盟向中
13后沙月光:特朗普再次狂赌,剖析美国究竟存
14梅新育:巴蜀经济地位历史性变革的机遇
15外媒炒作欧版“一带一路”意在挑战中国 欧
16美议员欲弹劾特朗普:他对美国造成无法弥补
17特朗普建议“在撒哈拉建墙阻挡难民” 西班
18保姆纵火案罪犯莫焕晶被执行死刑
19商务部:美2000亿美元征税受伤害企业中50%
20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因罕见病毒性疾病去世
1商务部长罗斯:中国已“没有弹药”反击 何
2瑞典警方回应扔中国老人进坟场:不会对案件
3后沙:北欧小清鲜瑞典怎么会变得既可恶又可
4美国洗劫全球和华尔街的美梦将彻底会打破
5主意又变了?川普据报已指示幕僚对华2000亿
6如果是中国警察殴打瑞典老人,舆论将会怎样
7金灿荣:台湾想投靠美日最后一搏 只能是死
8魏杰:中国下一步怎么打贸易战?
9中国正向美国支付数十亿美元关税?特朗普说
10台百变女间谍“徐子晴”:勾连十余陆生 部
11特朗普再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关税 五大
12芬兰背后捅刀,印度当面甩锅,这小国原来混
13这个中国西边的“神秘”邻国,巨变超乎想像
14祝捷 段磊:武统后如何依法惩处“台独”分
15日本人揭穿731真相比我们想象的还可怕
16瑞典警察殴打拖拽中国老夫妇的事发酒店 很
17贸易战再升级!2千亿新一轮对华关税落锤 或
18间谍渗透大陆这事儿,台湾不仅承认了,还供
19贸易战还有的打?特朗普:“是对中国采取强
20罗援:旗帜鲜明支持岛内统派反独促统
1刘强东回国之后,幕后黑手终于显现
2李毅:中美关系及中美贸易战
3卫报:中国可能抛弃二孩政策
4商业周刊:中国的三流车企拯救沃尔沃
5郑若麟:谁才是特朗普最主要的“敌人”?
6郑永年:中美贸易战可能的四个结局
7这样的“亚洲第一留学大国” 我们宁可不要
8宜兴紫:贸易战与后美元时代
9戴旭:特朗普有一套清晰的对华包围战略
10商务部长罗斯:中国已“没有弹药”反击 何
11罗思义:为什么中国有些人误判了与特朗普的
12于中宁:特朗普贸易战六大谎言,为何中国学
13宁南山:贸易战与舆论战
14周碧华:感谢特朗普让吃里扒外者现了原形
15玉苏甫:朋友,你不必专门为我找清真餐厅
16张文木:从海湾到台湾 冷战后美国亚太外交
17袁浩:中美博弈不为人知的脉络与战场
18“空壳”美国远超想象!中国一针捅破美国牛
19郑若麟:美国与欧洲正处在秘密战争状态
20胡锡进:社会深处弥漫着低落情绪 值得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