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flag

纽约时报:中国初创公司的招聘启事

2018-05-08 08:42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用性感女人来缓解程序员的压力。

原文标题Wanted at Chinese Start-Ups: Attractive Women to Ease Coders’ Stress

译文标题中国初创公司的招聘启事

原刊媒体:纽约时报

作者Sui-Lee Wee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18/04/24/business/china-women-technology.html?rref=collection%2Ftimestopic%2FChina&mtrref=www.nytimes.com&gwh=FDC45F9079CF739E83880B38096F0264&gwt=pay

在北京中望金服公司,持有土木工程学位的沈悦在给她的同事做按摩,这是她作为“程序员鼓励师”的本职工作。

中国生机勃勃的科技产业正在寻找类似沈悦那样的人,条件是:必须要漂亮;知道怎样吸引不会社交的程序员;会按摩。

沈女士是一名“程序员鼓励师”,这是一个在中国通用的名字,算是半个心理学家,半个拉拉队。聘请这些女人的目的是安抚、宽慰那些压力巨大的程序员。这份工作在一个对性别抱有传统观念的社会,并且普遍认为程序员都很“宅”的国家,得到了巨大的生存空间。

“他们有时的确需要与人交谈,为他们组织活动来缓解一些压力。”沈说。她今年25岁,持有北京一所大学的土木工程学位。

中国女性在职场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个国家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本土女性亿万富翁,很多初创公司也有女性的高层管理者。但是当美国和其它国家锣鼓喧天地上演#MeToo大戏时,中国根深蒂固的性别偏见却很少在公开场合讨论。

这个国家的反性别歧视法律往往没有被执行。很多公司在招聘启事中都直言不讳:“男性优先”、“仅限漂亮女性”。至于程序员鼓励师,更加露骨地把女性置于男性附属品的地位。

尽管中国的科技环境培养出可以在权力和财富上比肩脸书、谷歌、亚马逊的巨型公司,但它的工作文化在很多方面还赶不上已经充斥着过多荷尔蒙激素的硅谷。

沈女士准备去上班,她的男朋友还没有起床。她的主要工作内容是照看前台、组织社交活动、订购零食、与程序员聊天。

在科技领域,男人把控着金字塔顶端的位置。作为电子商务巨擘的阿里巴巴,11名董事会成员中只有一名女性。在搜索引擎公司百度,5名董事会成员中没有女性。游戏和社交软件企业腾讯的董事会中也没有女性。与此相比,推特的9人董事会中有3名女性,脸书的9人管理团队中有两名女性。

与中国其它企业的做法如出一辙,中国的科技公司在招聘启事中毫不掩饰性别偏见。根据纽约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提供的信息,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在招聘启事中多次公开宣扬公司里有“漂亮妹子”。

1月份,阿里巴巴说它在为电子商务平台淘宝网寻找一名销售经理。女性优先,28岁到35岁,“有良好的个人形象和品位”。11月,百度打出广告招聘市场部岗位。男性优先,因为“需要出差”等原因。这两家公司后来都删除了广告中对性别的要求。

阿里巴巴说,公司有明确的规定,确保为男性和女性员工提供平等的机会。未来将“更严格地审查招聘广告,确保其符合公司政策”。它还表示,阿里巴巴的18位创始人中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公司所有管理岗位中有三分之一的任职者也是女性。

百度表示,全公司4万名员工中女性占45%,中层和高层管理岗位的女性比例与此相当。“我们尊重女性员工在各部门做出的重要贡献。”公司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说。


清早的准备工作包括打理头发和化妆。“我认为女人要独立、自强、自尊,”沈女士说,“这就足够了。”

腾讯在一份声明中说它尊重公司员工的多样化背景,并对招聘广告表示道歉。

目前尚不了解有多少家公司在招聘程序员鼓励师。根据“百聘”——百度旗下招聘网站——上的信息,只有7家公司招聘这个岗位,大部分都是小规模的初创公司。以前这样的信息更多。阿里巴巴在2015年招聘“姿色出众”的程序员鼓励师,但是在遭到中国网民的批评之后删除了广告。

沈女士从10月份开始在消费金融公司中望金服工作。她拒绝透露自己的工资,但是招聘她入职的人力资源部经理张菁说,她的工资大约是950美元。沈女士来自中国东北部省份黑龙江。她留着一头长发,有白皙的皮肤,上班时会涂红色眼影。在面对同事时,她总是摆出一副笑容。同事们管她叫“悦悦”,大致是“喜悦”的意思。在中望金服,她大部分的工作是照看前台、组织社交活动、为茶歇订购零食、与程序员聊天。她有时会把一位程序员叫到会议室,问他:“你非得加班不可吗?”之后听对方倾诉各种各样的失意。

“我觉得这很新奇,”沈女士说,“我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工作。”

上个星期五,她走近28岁的郭振杰,他的办公桌旁边有一张折叠床。沈女士问他长时间伏案工作之后腰会不会痛。他说是的,过去几天他每天都工作到晚上10点或11点。

“公司希望我能给你按摩一下,但是我的技术恐怕不好。”沈女士对郭先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