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flag

新闻周刊:性别工资差异的确存在

2018-04-20 08:49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你可以设法把这个差异无限缩小,但是永远不可能消除它。

原文标题New Numbers Show the Gender Pay Gap Is Real

译文标题性别工资差异的确存在

原刊媒体:新闻周刊

作者Claire Suddath

原文链接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18-03-29/the-gender-pay-gap-is-real-say-new-numbers-from-the-u-k

有关性别工资差异,有一个至关重要而又令人沮丧的事实:你可以根据不同的衡量标准来把它任意夸大或缩小,而你的衡量标准取决于你对于工资差异的理解是什么。你是在说整个经济体中所有的女性吗?或者是某个具体行业?某家公司?某个职位?“如果你掌握更多的变量,你可以设法把这个差异无限缩小,”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亨利·法尔伯说,“但是永远不可能消除它。”

今年,英国强制要求国内的企业如实上报工资差异情况,不允许任何人为干预。英国境内所有雇员人数不少于250的企业,必须在4月4日前披露其男性员工与女性员工的工资差异情况。最终,代表1500万名员工的大约9000家企业必须提交报告。截止到3月28日,大约三分之二的企业提交了报告。逾期未上报的企业将被处以金额未定的罚款,还会受到政府的平等与人权委员会的处罚。

在2010年鼓励公司自愿上报相关信息的努力失败之后,这项2017年的法律非常明确地规定英国公司必须提交哪些数据:所有男性员工和女性员工客观的平均时薪和奖金,以及每个薪资级别中男性和女性人数的百分比。严格的措施让各家公司无处可藏,他们再也不能利用统计手段掩盖对女性员工的失职,也不能用浮夸的辞藻辩解为什么绝大多数高薪职位由男性担任。尽管这项要求仅施加于各家公司的英国籍员工,但所展现出的趋势适用于全世界所有的公司。“英国的现象与美国没有太大的区别,”法尔伯说,“女性收入低于男性。”

实际上,低很多。用汇丰银行来举例。在英国工作的汇丰银行女性员工平均收入,比男性员工低59%。它在英国有超过一半的女性员工(54%),但是大部分女性都位于低收入、初级的岗位。最低级别的员工中有71%是女性,高级管理层只有23%的女性。去年获得奖金的员工中,女性和男性数量基本一样,但是因为大多数女性级别较低,她们的奖金金额比男性员工少86%。

在高盛,女性整体收入水平比男性低55%;在巴克莱银行,低43%;在德勤,低43%。在金融以外的领域,根据公司上报的信息,收入差距稍微小一些。英国石油公司的女性员工收入比男性低23%;在3M公司,低14%;在大赦国际,低11%。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信息,后两者的差异小于英国平均水平。整个国家的平均收入差异为17.4%,与美国基本一样。

英国特许人事与发展协会的顾问查尔斯·科滕说:“对于大部分公司,这是他们的数字第一次被这样分析。”这些数字无法告诉你在某家公司同样岗位上工作的女性和男性收入是否一样,但是它们的确展现出职业女性几十年来心知肚明的事实:她们的职业晋升比男性更缓慢,往往止步于低阶岗位,而且收入更低。英国自由民主党积极推动这项法律,其领导人文斯·卡贝尔说:“如果一切工作都由男性来做,女人只负责端茶倒水,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现实中的收入差异比我和其他人所预想的更糟糕。”

这或许是因为大部分公司更愿意在一个极小的尺度分析薪资数据,如果他们至少愿意做这件事的话。2016年4月,微软宣布他已经完成了内部的薪资数据分析,发现公司同岗位、同级别女性员工薪资是男性员工的99.8%。但是当你了解微软几十个薪资级别以及每个级别的薪资范围之后,这个数字就不那么有吸引力了。首先这个数字并没有说明女性是否被安置在正确的岗位级别上,也没有说明她们的晋升频率与男性比较如何。这家公司基本上是在说,挣相同薪资的男人和女人就是在挣相同的钱。“如果我在做同样的工作,但是属于不同的级别,”一个女人在写给微软人力资源负责人的电子邮件中说,“那么这就不是平等。”她的邮件在3月份被公开,并成为三名前微软员工在2015年提起的薪资不公平诉讼的一部分证据。微软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但是在2016年的一份博客中说这样的薪资现象让它“被激励”。

美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用英国的方式——或者任何方式——分析他们的薪资数据。奥巴马政府制定了一项政策,要求政府供应商上报他们分种族和性别的薪资数据,但去年被特朗普政府废止了。但是,脸书、亚马逊、花旗银行等企业,当然也包括微软,主动提供了薪资差异的数据,他们主要是为了回应波士顿一家投资公司阿朱那资本的合伙人娜塔莎·兰姆所倡导的一项提议。到目前为止,兰姆只能推动这些企业提供类似于微软主动上报的那些工种间的比较结果,并没有发现太大的差异。“我们认为,同工同酬的数据是重要的一步,”兰姆说,“结构性差异,像英国所收集到的信息,是下一步。目前还没有人愿意发布这些信息。”

英国企业并不乐于分享他们的数据。“我们只是要遵循政策,我们就是这样做的,”汇丰银行发言人海蒂·阿什利说,“除了薪资报告,我们不会提供更多的信息。”若干财务和法律事务所因为把一些合伙人排除在薪资数据之外而遭到批评,他们说合伙人是公司的所有者,不是雇员。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最早上报的薪资差异是20%,后来把合伙人包括进去之后,差异被修改为38%。

该项法律的支持者认为,短期的痛苦有助于长久的社会变化,最终消除薪资差异。英国特许人事发展协会的科滕说,报告的流程中存在“某种现实层面的因素”,“对于如何提升员工和支付薪酬,企业有很多办法,但他们无法改变文化传统。”当高盛在3月份宣布它55%的薪资差异时,首席执行官劳埃德·贝兰克梵和总裁大卫·所罗门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说:“我们公司,以及很多公司的问题是女性缺少代表性。”公司承诺到2021年让女性员工数量达到50%,到2023年让总裁级别以上的女性数量达到30%。但它依然说自己是“精英体制”,并声称性别不是考量薪资水平的因素。如果的确是这样,那么等于说,截止到目前,女性之所以没有被提升到高盛的高级管理层,是因为她们不够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