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a-flag

商业周刊:为什么美国害怕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

2018-04-11 08:35 我要评论(0)

关键词:【关键字】美国土安全部 美海关边境防卫 美移民海关执法

核心提示:美国的政客或许都不知道“华为”该怎么发音,但他们都相信它威胁到国家安全。

原文标题Why America Is So Scared of China’s Biggest Tech Company

译文标题什么美国害怕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

原刊媒体:商业周刊

作者Max Chafkin and Joshua Brustein

原文链接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18-03-22/why-america-is-so-scared-of-china-s-biggest-tech-company

 

 3月12日,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发表了“贸易战是好事,获胜很容易”的言论之后,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否决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科技公司并购提案。提案的内容是,新加坡芯片制造商博通公司以1170亿美元收购位于圣地亚哥的全球领先的移动电话调制解调器生产商高通公司。特朗普说,他之所以否决这项交易,是因为担心博通公司“或许会有威胁、损害美国国家安全的行为”。

这个结局让博通的首席执行官、脾气火爆的陈福阳感到气馁。几个月之前,特朗普还在白宫称赞陈。而且,博通从各方面来看都像一个美国公司。陈是美国公民,公司的大部分员工都来自加利福尼亚州,这项交易得到了美国私人股权公司的保险,交易条件中还包括博通承诺要把公司总部搬到加利福尼亚州。美国国家安全利益还需要什么样的保障?但是很快,博通所占据的媒体头条位置就让给了华盛顿真正的担忧——华为。

以公司营收金额来衡量,华为科技公司是中国最大的科技企业,它比第二名京东的收入高60%。华为是世界上最大的电信网络设备生产商,而且美国最大的四家无线通讯运营商——AT&T、Verizon、T-Mobile和Sprint——还被禁止使用它的产品。这家公司的智能手机也在占据越来越多的全球市场份额。这两个因素让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有了足够的理由恐慌,他们宁可在更重要的战争中牺牲博通。

来自衣阿华州的查克·格拉斯利是在职时间最长的共和党参议员之一,他说他担心美国的电信公司未来要依赖于一家中国制造商,而这家公司的动机很值得怀疑。“我读不出它的名字,”格拉斯利说,“但它以H开头,以WEI结尾,无论联想到什么,它都把我吓得魂不附体。”

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丝毫没有缓解这种恐惧,它部分来自于华为众所不及的成功。华为不但比苹果和三星这两家全球市场份额更高的手机制造商增长更快,它现在还有技术、有能力与高通竞争,开发第五代无线网络设备,让超级快速的智能手机数据传输、无人驾驶汽车、遥控医疗设备和工业设备成为可能。

一个有能力支配5G市场的华为将从美国的竞争对手抢走数十亿美元的生意,还可以凭借手中的专利收取巨额的费用。但是包括格拉斯利在内的鹰派认为,安全是更重要的问题——中国政府或许可以溜进华为的网络硬件和软件留下的后门,他们可以入侵美国人的手机,读取电话、短信和电子邮件。

特朗普反对博通收购高通的决定,是基于二者之间一个特殊的考虑。白宫认为,陈擅于削减成本,他很有可能削减高通的研发预算,间接上让华为有更大的机会开发5G无线传输标准和设备。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在3月5日的一封信中提出警告,即将发生的交易将会“弱化高通的定位”,让“中国有机会扩张它制定5G标准的影响力”。因为,“众所周知,美国国家安全对华为和其它中国电信公司采取了防范的态度,让中国人主导这个过程会给国家安全带来严重的负面后果。”

1月初,德克萨斯州一位共和党成员麦克·科纳韦提出了一份国会议案,要求禁止联邦政府与使用华为设备的企业做生意。两周之后,一份来自美国国土安全委员会有关5G网络的备忘录描述了中国企业对美国安全的威胁现状。备忘录中提到了两家公司:华为和规模较小的中兴。它呼吁政府大手笔投资全国范围的5G网络建设,类似于艾森豪威尔总统的高速公路网络。

华为不认为美国人有必要害怕它的企图,说这完全是民族主义的恐怖情绪。它说它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并不比苹果和谷歌与美国政府之间的关系更密切,而且在自己的硬件和软件中为间谍留下后门,无异于自杀行为。公司的国际媒体事务副总裁乔·凯利说:“我们进入这个市场已经30年了,从未发生过任何安全问题。美国有必要担心我们的网络安全问题吗?回答是不。”

国土安全委员会的备忘录让华为遭受重创,尽管运营商对此仅仅付之一笑,而且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不承认这件事情的存在。仅仅一天之后,Verizon取消了在其商店销售华为手机的计划。迫于国会的压力,AT&T也已经中断了与华为的合作伙伴关系。

了解这份备忘录背景情况的两个人说,白宫担心美国无线网络运营商缺少足够的资金建立四套独立运营的网络,还担心中国利用这项新技术击败美国,除非华盛顿采取更激进的措施。以此来看,博通交易的流产加深了两国之间的敌意,有人把它比作新冷战的开端。一位参与5G政策讨论的美国电信公司高管说:“这是主要的顾虑。这是一个崭新的战场,F-35战机派不上用场。”

这种来自美国内部的矛盾让人尴尬,毕竟美国的主流手机品牌是苹果和三星,而且目前的网络速度已经足够让用户刷脸书了。在中国,美国政府的举措被视为最新一个恼羞成怒的行为。博通交易搁浅之后的几天,微博上出现了“华为退出美国市场”的主题标签,得到了数万次关注。2月1日,共产党官方新闻媒体《人民日报》的微信账号发表了一篇文章,谴责美国的保护主义。文章说:“华为的崛起、中国的崛起,以及中国科技公司的实力让美国瑟瑟发抖。”这篇文章随后被撤掉了。

当然,在当今的环境中,永久制约华为不是件容易的事。华为已经成长为中国所谓的“国家冠军”,但评论人士认为它主要依靠政府的合同和几乎没有限制的信用额度。公司有18万名员工,大部分都是工程师,在170个国家出售它的产品。尽管华为是一家私人企业,但它每年公布两次财务报告,让公司进一步透明化的目的是吸引外国政府与它做交易。华为声称它在2017年的收入是920亿美元,仅仅在5年前,这个数字只有350亿美元,其2018年的目标是增长12个百分点。